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科技评论】信息技术:军民深度融合的动力
发布时间:2015-08-21

 进入信息时代,以信息技术为支撑,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相互交织渗透,联结成为一个有机整体,一个领域产生的危机,往往会牵一发动全身,波及其他领域。所以,国与国的对抗,不仅表现为敌我双方在军事领域的体系对抗,更表现为在经济技术领域尤其是各种资源的综合竞争,是综合国力的较量。信息化战争,则有着与以往其他战争形态完全不同的特征。信息化战争不仅拼“钢铁”,更是拼“硅片”;不仅拼物力,更是拼智力;不仅拼数量规模,更拼质量效益。这就要求将军用和民用纳入一个大系统进行统筹安排、优化配置,提高综合利用效益,实行军用资源和民用资源系统的标准化建设,以促进两大系统的互联互通操作,实现资源投入产出的“兼容双赢”效应。


  随着信息社会的不断发展,融合正逐步走向深化。一是融合范围更广。当前,军民融合,已经突破传统的四大领域,开始向重大基础设施和海洋、空天、信息等关键领域发展,并逐步向其他领域延伸。二是融合层次更高。军民融合正由行业层次的融合逐渐向国家战略层次的融合发展。传统的军民关系的协调,是通过军地双方的部门、单位层面的机构来实现的。随着军民融合不断深化,建立包括国家最高行政机关与最高军事机关在内的国家层面的统一组织,成为各个国家国防建设的必然选择。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把工业和人力动员、保护基础设施、全民防御、政策连续性和自然灾害、处理恐怖主义国家进行的军事行动的后果等方面作为决策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协调经济建设和国家安全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国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也负有类似的职能。三是融合程度更深。军民融合已经由传统的板块式融合发展为要素的融合。美国国防部取消了对主承包商的一些独特的防务要求,鼓励主承包商在重大武器系统研制生产中,大量使用低成本的军民两用零部件。在美国国防部和商务部最近分别公布的关键防务技术与商用技术清单中,两者重叠的部分已经达到80%。


  信息是支撑信息社会的重要战略资源,其重要作用无法替代。就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而言,信息产业已经成为重要的战略性产业。就国防建设而言,制信息权成为夺取制空权、制海权和其他作战空间控制权的关键。如果一个国家的信息系统被破坏,军事信息被截获或篡改,整个军事体系将陷入混乱甚至瘫痪状态,军队将丧失战斗力。从海湾战争以来的近几场局部战争,无不证明这一点。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获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夺得了信息优势,使伊军信息系统失去了活力。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之所以在空袭后的第二天,便出乎意料地发动地面进攻,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美军已经绝对掌握了战场的制信息权。


  由于信息技术具有很强的通用性,军民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从军到民的衍生看,军用信息技术可以在民用领域得到广泛推广,取得巨大的经济效益。当前遍布世界各地的因特网,正是源于1969年美国防部开发的“阿帕网”;而在日常生活中见到的汽车导航系统、CD或DVD播放器以及移动电话,都是首先为美国军方开发的。同时,从民到军衍生看,充分利用民用信息资源,已成为军队夺取战场制信息权的重要手段。美国军用卫星通信技术的发展来源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开发的“铱”星电话通信系统。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从社会上动员和组织计算机网络专家,破译了北约和美国白宫、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等政府和军事机构计算机网络的密码,获得大量核心机密和有价值情报。2011年利比亚战争中,反政府武装动员计算机网络专家,破解卡扎菲政府的蜂窝无线网络,将其改建成自己的指挥通信系统。


  信息的重要性和军民通用性,必然促使其成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军民融合的重心所在。习近平主席明确提出,努力形成基础设施和重要领域军民深度融合的发展格局,重要领域包括信息。世界其他国家,同样把信息技术的军民融合式发展作为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国防部历次出台的“国防科技发展战略”“国防技术领域计划”等国防科技文件中,始终把信息技术作为重点方向。目前,美国信息系统中有80%属于国防信息系统,美军的战略信息中几乎所有传输电路都依靠国家和商用电信公司提供,国家信息系统总部设在国防信息系统局大楼内,国防信息系统局既负责军事信息系统,又参与国家信息系统管理。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以色列几乎没有信息产业,在战争需求的推动下,以色列军用信息技术产生了巨大的飞跃,并带动着民用信息技术的提高,目前信息产业已经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部门之一。




  信息技术是推动军民深度融合的“牛鼻子”。推动军民融合向深度发展,应抓住这一关键环节,顺应世界经济社会发展趋势,统筹规划,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从以下几个方面破解深化改革中的矛盾。




  平台的构建。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是一个涉及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诸多领域、诸多部门、诸多环节的复杂结构体,具备运行高效、快捷灵便、对接畅通的信息服务平台至关重要。当前我国军民融合信息平台对接还不够畅通、信息资源还难以实现共享、信息管理还无法摆脱体系内运行等带来的军地各系统各领域之间信息不对等,甚至信息阻隔等现状。应针对存在的问题,从顶层入手,统一筹划、统一管理和统一整合军地信息资源,分层次构建信息沟通渠道,分领域搭建公共信息平台,为军民深度融合提供良好的信息平台。




  资源的整合。把信息作为推动军民融合的重点,一是加强信息基础设施的融合。应依托民用信息基础设施资源,有效解决数据、宽带业务、多媒体业务以及移动通信和境外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远距离通信问题,使之既满足军队需求,又使国家、地方信息基础设施和运营服务效益最大化。二是加强信息资源的融合。主要是在导航定位、气象水文、海洋环境、地理空间、标准时间和社会人文等公用信息,以及电磁频谱、军事物流、作战保障与应动员等专用信息资源开发上,由国家统筹规划,军地分工协作,建立信息交换渠道,统一数据标准,满足军地信息共享的需求。三是加强信息技术的融合。主要是从基础研究、应用研发、产品设计等方面融合军地科技资源,建立军民融合的信息科技创新体系,实现军民信息技术的共享、相互转化和联合攻关。


  管理的统筹。军民融合是国家战略层面的系统工程,是国家从宏观规划和战略指导的顶层展开的融合,因而必须将军民融合提升到国家发展的战略层次。一是把国防和军队建设纳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规划之中,注重顶层设计、战略规划。立足国家安全与发展大局,统筹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领域的当前与长远、应战与应急、军需与民用、国际与国内等诸方面的因素,深入推进信息的融合。二是建立健全军民融合宏观调控的体制机制,包括制度建设、政策规划、法规建设等方面。国家在制定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的一些基础性科研项目及高新尖技术发展规划时,集中军地高校、科研院所等资源,联合攻关重大科研课题,共享科研成果。


  范围的延伸。深化国际合作。信息时代,原有的内向型封闭发展已无法适应日渐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的要求,必须扩大开放,走出国门来适应这一潮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实现资源和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的优化配置,资本和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科技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促进落后行业或领域的发展,已成为赢得全球军事领域和经济领域双重竞争优势的最佳途径之一。应把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置于经济全球化的大潮流中,加强国际合作。如俄罗斯为解决技术、资金的困境,积极寻求国际全作,邀请印度加入其卫星导航系统(GLONASS)的研制。仅一年的时间,系统就研制成功,向国内军用和民用用户提供了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