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李耀新:“互联网+”与“+互联网”不能混为一谈
发布时间:2015-08-29

设计和创意、创新,天天在我们身边发生变化,人人都在谈论。这个“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在变化”,而且,这个变化有量变和质变之分。18世纪末,蒸汽机发明,人类进入到“一百年”的文明历程,文明的进步,天天在发生量变和质变,量变、质变有大有小。从百年的周期跨度来看,可能我们今天正站在新的历史转折点上。这个转折点是“前一百年”和“后一百年”承接点,也就是我们从移动互联网到泛在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以及我们DT时代的到来。

创意设计正在进行着一场革命。这种从量变积累过来的变化,本质上是人类发展实现的一种跨越,是改造我们自己和改造世界相结合的结果。一百年来,人类的发展可以用线性发展来表述,工业革命带来人类财富的积累。快速的发展,使地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化中有喜也有忧。这种线性发展,不断从自然界索取资源,不断扩大产能,不断创造财富,因之而来也产生了很多困惑,比如“产能过剩”的世界性命题。发展经济学,有一个亚当·斯密的价格理论,是解决市场竞争的原则。关于竞争怎么趋于更合理,凯恩斯主义又提出了结构经济学和宏观调控理论。很多国家都是这么走过来,无论是市场经济国家还是计划经济国家都在趋同,基本的“魔法”,是在市场的原理下加强宏观调控,然而,宏观调控又常常出现“悖论”。

可以这样说,人类的管理理论和经济理论正在受到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挑战,很多的原理相当于我们在用牛顿定律解释太空和微电子,那就显得很荒谬,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们社会科学的更新到了一个拐点。我认为,这个拐点就是人类从自然资源的依赖性转向知识和智慧的依赖性。创意设计是世界最大的知识劳动,是一个智慧的创造过程。

如今,大家谈科技、技术创新谈得很多,谈了几十年了。现在大家关注的ICG(InformationCommunication Gateway),等于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了。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变革能力很强。产业变革能力涉及政策层面、宏观层面、企业层面和社会层面,但最基本的前提,还是在创意设计。没有创意设计,产业变革能力就是一句空话。中国有一系列“大而不强”的制造业。我们的“数量”并没有带来很高额的回报,相反,我们形成一种有点接近“贫困增长”的模式:资源不断被粗放地利用,用需求、用扩大供给创造需求,用扩大投入和资源开发量带动发展。

这种“贫困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头。所以,上海率先提出“四新”经济。“四新”经济由政府主导,把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作为重点关注。所有发展当中需要政府做的,政府竭力做好服务;不需要的,就放给市场来解决。基于这样新的格局下,跟大家分享几点看法:

第一,新时代带给创意设计产业新的使命,需要我们建立一种新的格局。这种新的使命,要从原来的传统或者经典设计,变成广义设计。广义设计实际上也是泛在设计。我们说设计将在互联网时代和互联网一起无所不在,叫做Anytime、Anywhere、Anybody、Anything、Anyway、Anysector。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设计将由原来注重于材料创新、功能创新、款式创新、色彩变化的传统经典设计变成泛在设计。所以,泛在设计对于我们来说,要从设计师的主体,变成消费和服务对象为主体,主客转换,然后产生一场自我重新塑造。设计师已经没有边界了,设计越来越开放。开放性的设计将无处不在,要求我们只有塑造了新的自我才能真正改造并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创意设计,具有“魔法棒”效应,它可以点石成金。中国制造大而不强,要解决由大变强的问题。今天的创意设计一定是以互联网、以知识爆炸为背景的,是从跟随客户变引领客户,从创造供给到创造需求,从扩大产能到创造价值。设计也有一个新的概念,叫做设计创新力,设计本身有创新力。设计创新力可能有五个基本要素:一是要解决市场驱动力;二是技术驱动力;三是资本驱动力;四是模式驱动力;五是环境驱动力。我们尝试着把不同类型的元素放到一个命题里面,根据命题的需要重新定义、重新创意、重新设计,这个题目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

第二,在互联网分享经济的背景下,未来在制造业领域的变化汽车会首当其冲。汽车产业将来会产生联盟和平台化的分享,B2B模式在汽车订单里面会超过B2C,大量互联网创新企业不断在上海涌现。未来,上海这座大城市不可能再增加道路面积,但是这个超大城市如果把自动驾驶、智能交通做起来,再把分享经济做起来,三分之一的保有车辆就足够了。人类的脚步不会停止,还有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等许多领域去突破去开拓。在这个发展当中,我们注意到,自动驾驶汽车装满了传感器,可这样的“聪明汽车”放在大量“笨蛋汽车”里面,人家会撞你,安全性还是有挑战。但是,如果从系统创新的角度来看,把路灯作为电脑屏、电视屏、手机屏,加上汽车里面的互联网屏,未来甚至于把信号灯用大数据、流量分析,还有和驾驶自动提醒与反馈机制建立起来以后,整个智能网建立起来,交通的安全可靠性就非常可期待了。所以,我们未来提出的命题,都将是颠覆性的。

现在的穿戴物,有着大量的集成创新。到拉斯维加斯看消费电子展,琳琅满目,大家新奇、好玩,但这么多的穿戴物没有像“苹果”产品一样普及。为什么呢?因为功能太碎片化。我们需要对传统家电行业、日用消费品行业和穿戴物进行跨界的设计和融合,这个里面会开启很大的创作空间。比如,未来的席梦思床就可以感应,感应到你睡眠当中所有的问题。

第三,新的创新融合要考虑信息化、制造业、服务业、城市化四大板块交互融合的背景。信息化和城市化融合,带来智慧城市;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催生服务型制造和制造型服务以及大量的生产性服务业。原来在工业经济的时代,我们不断把各种新兴行业独立划出来,剥离出制造业。现在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制造业不等于工业,制造业是全产业链。但是,制造业的分析要从广义分析变成精准分析,就是颗粒度要很小。我们的创新创意设计也要这样做,比如智能照明,等等。

 “四新”经济中,我们发现很多的创新模式,最常用的一种模式就是“怀疑一切”。对所有今天存在的东西,我们进行重新定义。比如汽车,汽车企业等不等于汽车制造厂?在互联网背景下,NO。今天我们看到很多创新,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叫做烧钱。其实,在某些关键领域的创新,项目不讲代价,但可以平移、可以迭代创新。

第四,今天的企业,今天的产品创新、设计创新和一切经济活动,未来空间是无限量的。用政府原来的那种“一对一”的穷举法的管理,行不通了。所以,现在上海自贸区搞负面清单等等新的办法。还有软件硬件一体化,功能可扩展,硬件可叠加、软件可叠加,比如苹果模式就是一个划时代的概念。在这个创新当中,我觉得还有一些需要我们去思考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要关注这样三种类型:第一类,在所有经济各行各业里面,设计导向型的发展是哪些?也即哪些领域是设计导向型的?第二类,设计引领型行业;第三类,设计密集型行业。实际上,我们今天看到所谓奢侈品,以前都被我们误认为是传统产业、夕阳产业,被调整、压缩掉了。很多品牌在调整当中把无形资产都没了,有形资产都砸掉了。今天我们技术改造和创新,实际上是全方位的。既有工程技术的问题,也有商业模式和业态的问题,要统筹考虑起来。所以,希望在未来的开放性设计、协同设计当中,我们在设计本身的业态和模式创新上面,还会走出一条新的路子。

未来,无论什么行业、什么产品、什么服务、什么企业,如果要说有什么后悔的事,恐怕就在于没有尝试再定义、再创意、再设计。今天,我们应该放下以前过于自信的东西,要拥抱各种用户关注的痛点,要自我改造,排除局限,跨界协同,通过分享来推动。所以,设计使命要有用户视角,要善于异想天开,要协同设计,软硬兼施。设计模式,要按照产业的全产业链、全价值链、全要素、全生命周期去考虑产品的设计。这对我们的设计理念,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命题。

未来,人类的线性增长将变成闭环增长。闭环增长的基本原则就是人类从自然界索取资源以后,能够再循环、再利用。所以,我们现在提出十个R:Redefine(再定义)、Recreative(再创意)、Redesign(再设计)、Reuse(再利用)、Reduce(再减量)、Recycle(再循环)、Remanufacture(再制造)、Reengineering(再组建)、Restructuring(再架构)、Reconsumption(再消费)。这十个R实际上是把我们的使命放到了这个时代改造世界的最前沿。

第五,“互联网+”与“+互联网”不能混为一谈。互联网具有渗透性,它有自身规律。“+互联网”是经济互联网,各行各业拥抱互联网;进入到各行业,以互联网为主导去颠覆革命创新的一类叫做“互联网+”。互联网进入到任何一个行业,首先要符合互联网的规律,然后再尊重所进入行业的规律。现在一刀切,都按传统经济来要求,所以互联网企业很痛苦。我们在“四新”经济当中关注了这个痛点,所以每年帮他们解决一些共性问题。如果遇到上海解决不了、要国家部委解决的问题,我们就放到自贸区先行先试,然后再向上面汇报,争取政策支持,看能否给我们开一条路,让我们创新一下。

在新常态下,按照新的使命、新思维、新视野构建我们的发展新格局,需要我们共同的智慧和努力,希望大家为“四新”经济、中国制造2025和创意设计产业的发展献计献策。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中心微博,作者系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本文系作者日前出席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德稻集团、IBM与第一财经共同主办的德稻全球创新网络峰会时作的主旨演讲,由演讲录音稿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