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GE中国布局12个工业项目:聚焦航空医疗能源三大主业
发布时间:2015-09-06

导读

  美国通用电气(GE)正在从一家工业制造公司转型为工业互联网企业。GE凭借工业互联网战略,提出为客户提升能效1%的目标,同时,GE也通过内部投入1000亿元来提升自身效率的1%。

  美国通用电气(GE)正在从一家工业制造公司转型为工业互联网企业。

 “工业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划分已经是过去式了,未来,每一家工业企业也需要是一家软件网络型企业。”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近日表示。

  工业互联网尚无统一定义,在杰夫·伊梅尔特看来,其内涵应包括互联网、智慧机器、大数据、移动性以及与人之间的互动。

  迄今为止,GE在中国开展了12个工业互联网落地项目,主要集中于航空、医疗、能源三大主业。GE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数据显示,以试点项目带来的效益核算,工业互联网将额外为中国航空、医疗和能源行业每年创造超过百亿元的增值。

  近日,杰夫·伊梅尔特来华拜访了工信部部长苗圩,以及中国电信、东方航空公司、华能、同济医院等相关合作伙伴,此次中国之旅的目的之一就是推广公司的工业互联网战略及产品。

  从能源利用的角度来看,GE凭借工业互联网战略,提出为客户提升1%的效率目标,同时,通过内部投入1000亿元来提升自身效率的1%。1%虽不能称之为“一个雄心勃勃的数字”,但其带来的能效提升和经济效益却十分可观。

  工业互联网战略的在华落地,使得GE从一家制造型企业转型为“制造+软件”企业,由此也带来了商业模式的变化。然而,工业互联网的竞争之路并不平坦,GE将面临IBM、微软等传统软件企业的竞争,以及中国现实情况的考验。

  借力大数据 航空公司可节油1%

  8月25日, GE风电设备制造(沈阳)有限公司成立十周年庆典在沈阳举行。从2006年首台1.5兆瓦风电机组安装于江苏如东以来,GE总共在中国安装了1300台风机,容量超过190万千瓦。

  在能源互联网领域,GE推出了数字化风电场。杰夫·伊梅尔特称这套“软件+控制”系统可以改善任何一座风电场的发电量,“通过更好地管理,提高风电厂的运行和发电时间,最高可以提高20%的发电量。”

  提升发电量对于中国目前的风电开发十分重要,在三北等风资源丰富地区开发殆尽之时,占中国风资源60%的低风速地区亟需一种可以捕获微风的机组。

  GE在中国同步推出了最新研发的2.3-116低风速智能机组,据称,这款低风速风机是基于GE全球18000台、30GW装机量的成熟平台开发而成。

  为航空公司节省燃油是GE工业互联网产品的另一案例。GE将一个名为快速存取记录器(QAR)的数据系统用于航空工业。GE制造的飞机发动机,在全球范围内每天都会产生10万次左右的飞行记录,每年所累积的数据规模极为庞大。

  春秋航空飞行品质监控(FOQA)人员说:“QAR数据库就像一座宝藏,而GE的大数据分析提供给我们开挖宝藏的工具。你能从中挖出多少宝贝,只取决于你的想象力!”

  借助燃油管理系统,春秋航空已侦测出系列节油机会,节油方案将在今年三季度付诸实施。

  2014年的数据显示,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东航、国航和南航)的燃油成本约占总运营成本的38%-40%,而北美主要航空公司则在34%左右,即使排除地区性油价差异因素,中国的航空公司也还有很大利用先进技术和管理方式实现提升的空间。

  GE制定了一个更加切合实际的节油目标:1%。

  以东航为例,2014年东航的燃油成本为300亿元人民币,按照节油1%的保守计算,每年可以带来3亿元的效益。

  三大航空以东航燃油成本最低,其他两家与之差距不大。如考虑到中国的52家航空公司,2014年全行业燃油成本约1347亿元,1%的节约就是13.5亿元。

  而对于低成本航空公司,燃油支出占总成本的比例往往更高。以春秋航空为例,即使在油价普遍下跌的2014年,其燃油成本仍可占总成本的42%,而在2013年,这一数字达到了43.7%。“因此,哪怕是微小的燃油效率提升,对他们都具有重大意义。” 杰夫·伊梅尔特说。

  效率提升1%对于油气开采行业的意义更大。

  油气行业的成本非常之高。以停机率为例,全球油气开发每年计划外的停机率大概为10%,超过整个工业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对于中型的LNG的设备来说这就意味着每年要损失1.5亿美元的利润。

  但这也意味着其改进的机会非常大,GE提供的研究报告表明,大数据加上分析有能力帮助油气行业释放6%到8%额外的产量。这个数字很惊人,全球原油的采收率平均数为35%,每增加1%就相当于增加八百亿桶原油,也相当于全球原油连续三年产量。

  1%同样适用于GE自身。杰夫·伊梅尔特说:“我们用1000亿的投入,来实现自身1%性能的提升,我们跟客户谈‘互联网+’概念的时候,GE内部也在做工业互联网这件事情。”

  工业云平台:2020年逾500亿台机器连接互联网

  GE的工业互联网产品广泛应用于其能源、航空和医疗行业。在中国的落地试点项目除上述外,还包括与中国电信、华能金陵燃机电厂、武汉同济医院等客户。

  但工业互联网版图的绘制需要软件的支持,“每一个工业企业都必须是一家软件企业,这是我们的经验。” 杰夫·伊梅尔特强调。

  8月6日,GE宣布通过Predix云进入云服务市场的计划,据称Predix云是全球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专为收集与分析工业数据而开发设计的云解决方案。

  随着工业云平台的推出,GE业已开始从制造型企业逐步转型为“制造+软件”型企业。

  早在三年前,GE即开始押注软件分析业务。GE预计,到2020年,将有超过500亿台机器连入工业互联网,今年,GE期望从软件服务中获得6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相当部分将来自于Predix系统,这一数字相较去年会增长50%。

  GE软件业务副总裁Bill Ruh对GE涉足软件业颇具信心,“大家可以思考一下,GE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工业企业,可以帮助你们打造所需的应用,甚至于打造你们客户所需要的应用。”

  GE希望未来软件业务所针对的服务对象,将是由该公司生产,并正处于运行状态的设备,比如飞机发动机、风电机组和医疗设备,并依靠它们带来更多收入。

“我们如果回顾过去,过去十到十五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是主导的,但是工业企业却并没有参与进来,这确实是我们的错误,我们没有成为完全的参与者。接下来我们迎来的是工业互联网,在未来十到十五年作为GE,我们将是在下一个浪潮中积极参与。” 杰夫·伊梅尔特表示。

  但与GE从工业向软件业的渗透类似,软件业巨头IBM和微软也正在从软件业向工业领域渗透,两者也构成了GE进军工业互联网的竞争对手。

  《纽约时报》称,IBM正在招揽来自工业领域的专家,以改善Watson软件平台的算法,这将有助于其在GE所长期占据的医疗及工业领域增强竞争力;而微软也在说服客户采用其开发的云平台Azure,用于储存和运用它们的工业数据。

  GE工业互联网战略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中国的现实情况。GE中国区总裁段小缨表示:“中国制造业信息化水平不高,工业网络指数在全球排名第58,整个工业发展的方式还比较粗放和低效;另外,中国的单位GDP耗能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2倍。”

  中国信息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王鹏建议,在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战略上,中国政府应指引方向,而不是指引具体的技术,并规避其带来的诸如数据安全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等市场环境问题。(来源:《21世纪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