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高红卫告诉你航天科工如何建中国的工业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5-11-16


如何通过“双创”催生新的工业革命?国企改革与“双创”浪潮如何互相借力?国企能否积极进行内部创新,让员工变成创客?央企具体又是怎么做的?

近日,国资委规划局副巡视员袁雷峰、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董事长高红卫、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建红做客中国政府网在线访谈节目“国策政策”,为网友详尽解答了这些问题。

你是不是也对航天科工的“双创”工作一知半解呢?航小科将此次访谈中高红卫董事长的问答节选如下,一起来学习吧!


 

别点了,这只是一张图片,视频请移步文末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

 

主持人:

一说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家很快就想到了企业或者说是中小微企业,那央企在这个过程中到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又有什么样的做法推动“双创”呢?

 

高红卫:

你 刚才问的这个问题很多人也问过。我们国家现在面临的经济下行压力非常大,为什么会下行?有两个因素:一是制度上可能需要改革;二是技术上需要创新。制度改 革的主体肯定是政府,政府来组织我们国家经济制度的改革、政治制度的改革,我们企业能做的是什么呢?企业就是做技术创新。技术创新大家可能更多的理解是我 们在原有产品上面的创新,其实那只是创新的一种。另外一种或者说是当前最需要、最急迫的就是国务院所提倡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这 种方式对央企来讲有什么好处呢?一是央企本身,像我们这个企业技术门类非常全,科技人员也非常多,尤其是年轻的科技人员也非常有创新创业的积极性,在这样 的条件下,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创新创业的平台。作为央企来讲,不光为自己企业做好发展,还有社会责任,这就是要为社会提供比较好的创新创业的 平台。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我们搞了一个企业专有云网,这是我们企业内部的网,因为我们的产品涉及国家机密的比较多,所以有很多专业人员不能到外网上工 作,但是在内网上有这么一个创新创业的空间和平台。为了向社会服务我们搞了一个航天云网,实际上是世界首批中国第一个工业互联网,其中有一个功能就是“双 创”,是创新创业的园区,现在也已经开通,开通之后现在有一些投资机构和辅导教师以及一些基金已经开始在网上工作,有些大学生利用这个平台已经进行了创业 活动,现在已经有成果了。


 

 

我 们把创新创业在航天云网上理解成四个阶段:一是创意阶段;二是辅导阶段,包括企业资源和社会资源的辅导;三是产品化阶段;最后是商业化或者是企业化阶段。 我们航天云网提供的平台是全程的四个阶段都提供服务。到了产品化阶段觉得不行的或者商业价值不高的可能就停下来了,也避免更大的投资风险。好的要么进入我 们企业继续发展,要么就进入到社会上独立成企业或者由其他企业并购、收购,我们觉得这种方式既结合企业内部的需要,又适应了社会的需要,可以说作为央企属 于企业中的核心企业,应该发挥这样的作用。

 

主持人:

正 如高董事长刚才讲的,可能熟悉这个领域的网友对航天科工比较了解,那我觉得您要是给大家讲讲阅兵时大家眼前一亮的东西可能都和航天科工有关,而且航天科工 在搭建创新创业的平台方面是什么样的初衷?这个平台又是什么样子呢?而且您讲的航天云网能给大家进行一个具体的介绍吗?我们网友的感觉就是航天云网是不是 一个电商平台呢?这些疑惑您能否都跟大家聊聊呢?

 

高红卫:

我简单介绍一下吧,避免做广告的嫌疑。航天科工是我们国家导弹工业的主要企业,我们的一个下属企业叫金陵机器制造局是1865年成立的,现在这个企业还在,目前在南京叫晨光集团,目前承担了重要的国防任务,在这个地方和今天话题相关的就是这里搞了一个产业园区叫1865创意产业园,也在南京,就是老厂区,大家可以看一看,1865年 成立的工业企业到了现在已经开始搞创客园区了,但是工业已经搬到郊区了,城市里面不适合搞工业和危险品。国庆阅兵我们国家的阅兵团队里面,我不能说具体数 量,但是很大一部分武器装备是我们研制生产的,当然这是全国人民支持的结果,也是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的结果,尤其是军方大力支持的结果。总之我们国家 不管是飞机、航母、潜艇还是舰艇等等,出去以后最终要发挥作用的还是导弹,我们主要承担的是导弹武器的研制生产任务。这是一个基本情况。


 

 

一个阶段是解放前,解放之后从1956年到现在是60年,中间经历的是1999年成立了集团,分为两个集团之后,我们这边重点负责武器,到了2003年 国资委成立后,又进入到一般的中央企业里面进行管理和发展,应该说这期间经历了一个很好的发展阶段,到现在我们进入了一个二次创业的阶段,二次创业面临什 么问题呢?就是作为一个计划经济时期成立的企业,如果没有创新创业的驱动,这个企业会像树一样的慢慢老去,为了使这个企业有新生,有更强的创新能力,能够 更好地服务于国防建设、服务于国民经济必须要创业创新。我们的初衷就是为了寻求创新的源泉,为了挖掘创新的潜力,同时也是为了扩展企业发展空间,最早国家 没有提出双创的时候,我们2013年就开始了三大平台建设:一是企业专有网或者叫内网,这是一个云网,智能制造,协同设计、协同制造、协同实验、协同检测,这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

 

主持人:

但是是内部的?

 

高红卫:

对,内部的,不对外部公开的。除了协同设计和制造之外,还有一个专区过去叫创新团队,现在叫创客团队,是一回事。第二个平台就是航天云网,航天云网我们是在5月份试运行,6月份正式运行,到现在100多天,已经有4万多家企业在网上一起工作了。

 

 

 

主持人:

这是集体创业、集体创新的平台吗?

 

高红卫:

对,它相当于是为所有企业服务的,不管大企业、小企业还是什么企业都可以上去。现在签订的合同是2万多笔,现在的营业额就是他们相互之间的交易已经接近20亿 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是免费,按照互联网的规则,作为平台商肯定要免费服务了,他们获得了发展,我们集聚了国内这些企业创新创业的能量, 当然,我们也会从中吸取相应的资源,比如我们有些产品要外部协同配套,就在这里找,谁的信誉好、谁的能力强。还有外部有什么好的产品我们希望替他做,也可 以在网上相互之间形成一些沟通。

 

到现在为止发展得还不错,国内的企业现在网上在做什么呢?一个做软件,大型工程软件卖得很贵,我用一次租一下就完了,付很少的钱;二是做模具,3D打印,在这里需要什么模具另外一个地方做设计,别的地方做打印,打印完了以后这个模具到我这里来了,花的时间很短,平均省成本达到60%-80%; 还有就是项目之间的企业协作和配套,因为工业产品的特点就是一个产品有若干个企业做配套,过去就是在线下,中国的说法就是关系,有关系才能做生意,现在这 种线下的关系成本是非常高的,一个是建立关系、维护关系的成本都非常高,在网上建立关系很便宜,维护一个关系也很简单,所以线下的关系挪到线上之后就促进 了我们的商业和工业的发展。应该说现在这个状态不错,在前天上海的第17届工博会上,我们航天云网成立短短一百多天,就获得了创新的金奖,说明我们也获得了社会各方面的广泛认可。

后续我们要做的就是还要继续深化,像德国的工业4.0和美国的国际工业互联网等等,我们可能属于同一类的平台,但是有不同的实现形式。德国的是基于它非常雄厚的制造业基础,它的工业4.0更多的是着眼于智能化的车间或者智能化的工厂,这是它最核心的地方,是从下往上做;美国GE公 司做的是产业核心垂直整合,现在是网上的整合,过去是物理的整合,通过信息的方式搞垂直整合、产业整合。我们中国可能和他们不太一样,因为我们的智能化车 间、智能化工厂少之又少,我们产业的垂直整合应该说现在也十分困难,于是我们就从上往下做,我们先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先做横向整合,相同类型的产业大家 集聚在一起谋求产业发展,接下来再来通过网上的联系建立产业群后进行垂直整合,他们会自动完成,最终的落脚点还要落到智能化车间、智能化工厂。

我们所期望和最终实现的中国制造2025应 该是从上到下,或者说我们是一个穷人,我们现在弄了一块地没有钱盖房子把墙先砌起来,有了钱再慢慢往上盖,最后盖成雄伟的建筑。中国企业现在没有钱,如果 让我们投资搞成德国那样,多少万亿也不行,并且没有这个时间。人的素质等各方面都够不上,所以我们实际上是从上到下,德国是从下到上,美国是从中间两头扩 展。所以我们与他们有所差别。航天云网就是自上而下的这么一个平台。


 

 

主持人:

那我先就着这个领域往下问,航天云网是世界首批工业互联网,您刚才也讲了它的一些运作原理,我们也体会到它不是大家普遍意义上的电商平台,那您再跟大家讲讲这样的一个工业互联网和“双创”之间的关系吧。

 

高红卫:

好, 这个工业互联网和电商的差别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电商提供交易平台,线下的是物流配送等等东西,提供的是商品。工业互联网上流动的物流都是半成品,当然最 后也有成品。第二是需要协同设计、协同制造、协同实验、协同认证等等一系列的协同,这有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工业是一个链条,那就必须要有线下的支撑,线 下一般企业支撑不了这个链条,航天科工的专业接近200个, 几乎所有的工业从方案论证、设计、研发、制造、实验到测试、认证等等全环节都可以支撑,所以我们线下的支撑能力是很强的,这和电商的差别在于:电商主要是 一个交易平台,这个地方有交易的环节,包括交易环节但不仅仅是交易环节,如果仅仅是交易环节那就是一个电商。所以航天云网和电商的差别在于它是线上线下相 结合,创新和创业相结合,制造和服务相结合。

有线上的功能必须有线下的支撑,线下我们建了三个辅导中心,第一个辅导中心在南昌,和江西省委省政府签了协议,12日 在南昌会开一个会,江西省领导都要参加,就是第一个线下辅导中心和航天云网在第一个省落地,再下来就是成都、沈阳等等都签了协议,就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 将来在北京也要建。第二是创新和创业相结合,如果仅仅是创新没有变成创业,那创新也就没有太大的意义。第三是制造和服务相结合,如果说电商也是服务的话, 那它还缺少制造环节,我们是制造加服务。这是最大的差别。

 

主持人:

我的理解就是说刚才我在问您工业互联网和双创的关系,应该说航天云网的平台上星星点点的都是在创业、创新?

 

高红卫:

没 错,我们云网的指导思想是什么?就是利用技术的手段、利用网络的平台,把散在社会上千千万万的创新创业者聚集在一起,把散在社会上千万个企业里的各种资源 整理在一起,让它有规律的运动和发展,这就是我们支持创新创业的一个理念,从技术手段、平台上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来做。

刚才招商局的李董事长讲的更多的目前是实体平台,我们实体上可能没他做得好,他做了几十年,但是我们也有,1865是 一个在南京的创意平台,北京雍和创新创业平台,现在这里也有几百个企业,每年的销售收入都上百亿,这块也很厉害,就在雍和宫。第三个是南昌,第四个是成 都,第五个是武汉,我们刚刚和湖北省政府签了协议,要在武汉搞一个中国商业航天创新创业园区。刚刚开了一个中国商业航天高峰论坛,部委也很支持,国资委各 方面也很支持。未来就像你刚才说的,企业的形式肯定要发生变化,传统的垂直结构,传统的运作方式肯定要发生变化,当然,这取决于技术创新。

 



主持人:

下 一个话题想请两位董事长聊聊,我们有好的做法,但是网友经常会说好的做法要有好的机制来保证,那我们在创新创业这方面有什么样的机制,比如李克强总理也在 讲容错机制,网友就会说到创新创业是允许失败的,但是央企不一样,它体量这么大,如果要是有了失败的决策那影响是非常大的,那我们用什么样的机制来保证创 新创业,保证其中的容错呢?

 

高红卫:

有六个方面。一是企业本体或者主要业务是规范的,是按照决策制度严格落实的,这确保我们整个企业不会垮掉,我们不可能倾其所有全部搞创新和风险,主要的业务还是按照规范的东西走。确保这个企业是健康稳定的,主体不能乱。

二是创新创业每年按照销售收入的千分之一提取创新的基金,这个创新基金投进去以后成了就成了,不成了就消账。去年我们是1600亿左右的收入投1.6亿,今年是1800亿的收入,今年就要提1.8亿的钱,从利润里面拿出来总部来投,总部投完了以后成了就发展,没有成的那就消账。这就是给他一个允许创新失败的机会,不会因此受到处分和惩罚,当然不允许乱来,只要用到项目上、创新上,失败了就失败了。

三是考核的剔除,为了创新我们建了14个 创新特区,什么叫创新特区呢?就是说它和常规的管理制度不太一样,因为是创新,既没有经验也没有教训,它可能会出现风险,这些地方就要给它特殊政策,它的 一些制度原来政策没规定的,它要一个什么样的政策这是超出我们原来规范的,进入特区它的开支也许十年、五年才能回收,在这个期间不考核他,考核剔除。

四 是分步决策,这个事情大家看着很好,非常有前途,但是究竟怎么做谁也不知道,那怎么办呢?就是我们看准了一个阶段就决策一个阶段,也可能原来正常情况下一 次就决策完了,现在我们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分步决策,看清楚的先决策,看不清楚的下次决策,改一次决策为多次决策,防止风险,也是积极 容错。

五 是分散风险,我们现在已经有两个创投基金,下面还正在筹备的还有两个创投基金,这个创投基金干什么?就是我们出一部分钱,社会上的战略投资机构也出一部分 钱,大家看好一个项目进行投资,投资失败后大家一起承担,赚钱了大家一起分钱,作为我们这个企业来讲不会百分之百承担风险,当然,最后的利润我们也没有百 分之百分享。这是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的特点,就是分散风险。六是骨干持股,创新类的东西主要依赖于智力、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一些好项目骨干持股。技术骨 干、商业骨干、管理骨干持股,就像李董事长说的一样,持股后收益有了分红,失败了就没了。我们容错的基本上就这么六种方式。

 

主持人:

我想请两位董事长给我们讲讲,在央企推进双创的工作过程中,您认为遇到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在这个工作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高红卫:

我 感觉双创现在开始还不太长时间,要说遇到了多大的困难好像现在也还没有,就两点吧。一是一个企业如果全面投入到创新,把大部分的资源投进去现在还不具备条 件,因为毕竟我们国有企业的考核每年是硬碰硬,不能做假也不能有任何闪失,今年增长明年还得增长、后年还得增长,我们还要保持一个增长的态势,这个增长态 势和我们大手笔的创新投资是有一定冲突的,这种考核机制决定我们不可能大手笔做大投入,大投入也许失败了,影响保持增长的任务是不行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 能做的就是在评估风险的情况下一次性投大的项目是很困难的。

比 如我们现在的航天云网还有一个功能是国际工业互联网,国际工业互联网将来就会在国外落地,国外落地的投资就会比国内的成本高很多。我们已经和三四个国家接 触了,要投,但是要投进去现在很谨慎,一旦投进去这个东西回不来了,在中国怎么也是国内,在国外财产权就在本地了,回不来了,所以这个问题我们还在犹豫, 还在做准备工作。我们国际工业互联网产业化辅导中心准备在深圳建,建完了以后下一步的问题还要研究。在国内可以租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网络和光 纤,在国外不能租他们的,要布就得花钱,比国内风险大,花钱多。国际工业互联网在国外落地的事情我们现在还在纠结,怎么投确实没想好,比国内的风险要大。 现在的机制之下,像国有企业不允许亏损、下降和不增长的情况下怎么做?这是比较考验人的难题。

第 二个事情就是我们创新创业的员工和已经在成熟的产品生产线上的员工将来收入的差异会是一个问题。创新创业持股也可能成功后最高一年工资可能就是几万、十几 万,但是分红可能是几百万或者几千万,而在正常岗位上工作的老工程师、老科学家一年可能就十几万,这个问题现在很少,但将来一定是问题。因为创新创业发展 很快,败了没事了,成了的一年分一百万、两百万,现在最多的职工去年一年分到一千多万,他是骨干,他参股到我们公司里面去,拿的工资很少,但是分红就一千 几百万的分红,那是合法收入。在正常岗位上、原来科研岗位上工作的人怎么办?工资又不让涨,所以我们现在很纠结。主要就这两个问题,一个是国外投资的风险 是一个问题,二是在创新团队里面成长持股的企业,和原来体制内的技术骨干、科学家,有的干了一辈子,三十年、四十年做了很大贡献了,但是收入很少,但是创 新创业这边,通过智慧劳动成功了,分了很多钱,那内部的这些员工怎么办?这两件事我们觉得将来会成为问题。


 

 

主持人:

最后,我想请三位就我们今天的主题再跟网友说一句话。

 

袁雷峰: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释放经济新动能。

 

高红卫:

资源共享、能力协同、互利共赢。

 

李建红:

我们相信央企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主持人:

谢谢三位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也感谢网友的关注,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来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