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发展规律及启示(上)
发布时间:2015-11-25



内容摘要:本报告归纳了国际上主要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特征和发展规律。科技创新中心多由经济中心发展而来,拥有相对集中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具备“宜居” “宜业”的创新环境,多体现为一个大区域,也因发展定位不同存在类型差异。同时,科技创新中心的形成与重大科技和产业革命紧密相关,既有自发形成机制,也 有政府规划机制,制度创新是其重要动力,其在不同区域间的转移取决于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结合国际经验与我国国情,我国建设世界级的科技创新中心,一是要 明确战略机遇期中的基本原则和政策取向;二是要从营造与国际接轨的创新创业环境出发,协调利用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三是要重视本地特色和区域协同,探索中 国特色的先进制度,打造多个各具特色的创新中心。 

随着我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一些城市和地区相继开始规划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目前,国际上对于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并没有统一、明确的标准。因此,准确把握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发展规律,对于建设我国的世界级科技创新中心,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特征


  从全球范围来看,创新活动并不是均衡分布的,而是相对集中在那些知识密集型部门和创新要素集聚的区域。例如,信息技术产业、生物技术产业以及金融服务业等 领域的全球领先者们正越来越密集地集中于少数几个地区,这些地区也逐渐成为引领全球创新浪潮的中心。根据国际上相关权威机构的评价标准和评选结果,本报告 归纳了代表性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特征及类型。

(一)研究型大学和各类科研机构相对集中

创新要素的持续集聚是科技创新中心的首要特征。其中,研究型大学和各类科研机构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基础性作用。大学和科研院所不仅仅是科学和知识的源泉,也是产业相关技术、设备及人力资本的源泉,更是区域乃至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关键制度性主体。自1980年以来,许多OECD国家都普遍重视从大学研究的公共投资中增加国家的经济回报,积极鼓励和支持大学和研究院所周边的“衍生”企业,大力推动实验室经济和大学周围创新企业的区域集群发展。以美国为例,其最具代表性的两大高技术区域集群——加州的硅谷和波士顿地区的128公 路,均是由所在区域内的研究型大学及相关的“衍生”企业所激发的。例如,硅谷有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旧金山分校等;其中,斯坦福大学就通过制 定产业联盟计划促进科研人员、院系之间以及大学与外部企业之间合作,也积极鼓励科研人员校外创业以加速科研成果商业化。同时,不少研究发现:多数国家的技 术发明者所引用的大学专利或科技论文大都出自于本地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可见,相对集中的研究型大学和科研机构极大地推动了一个地区的知识生产、技术商业化 以及创新扩散。

(二)多数科技创新中心首先是经济中心

  科技创新中心离不开雄厚的经济基础,也离不开完善的产业体系、适合本地的经济结构和市场环境。从历史上看,多数科技创新中心都是从经济中心发展而来。从早 期的英国伦敦地区到后来欧洲的大柏林地区、巴黎都市圈,再到美国加州湾区、纽约都市圈和日本东京都市圈,都无一例外地首先成为经济发达地区,并在一定条件 下形成了辐射更大区域的创新中心。如,加州湾区的经济总量长期位列全球前十大经济体内,其核心腹地——硅谷的2013年上市公司总市值已突破4万亿美元,人均GDP更是接近10万美元水平。

  实现从经济中心向创新中心的转型,关键在于能否形成适于结构转型和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事实证明:简单地把科学园区、风险投资和科研机构组合在某个区域是 难以复制出第二个“硅谷”的。硅谷的优势不仅表现为领先的技术和经济优势,还表现为一种能将大学与企业、科技与市场紧密结合,并哺育创新型企业持续成长、 繁荣共生的创新生态系统。例如,硅谷的发明家或创业者有了好的技术或创意,市场上便有大量分工精细、专业高效的各类第三方机构能够提供从资金筹集、申办执 照到财务管理、法律咨询、公司上市及资本退出等一系列专业化服务,如同在有着“专业设备”的“流水线”上源源不断地“生产”企业。因此,尽管近些年硅谷的 地价、房产及租金价格、工资水平等指标都远高于国际上多数地区,但硅谷始终是全球范围内创新活力最强、创业氛围最浓的区域之一。“硅谷式”的创新生态系 统,能形成让创新主体自由选择、自由竞争、开放合作的市场机制,从而激活各类创新要素,支撑经济中心走向创新中心。

(三)营造“宜居”“宜业”的环境吸引人才和资本

  拥有“宜居”和“宜业”的高质量生活环境也是国际上多数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特征。所谓“宜居”,是指拥有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一流的公共服务;所谓“宜 业”,是指拥有宽容的创新创业环境和丰富多元的就业空间。欧美国家的一些著名大学周边地区和多数经济发达的中心城市近郊,正是得益于长久以来所营造的良好 环境,使得大量高素质人才持续涌入和自由流动,也使得各类创业投资或产业资本能够获取长期的递增回报,最终造就了这些地区的创新中心地位。再以硅谷为例, 拥有宜人的气候条件、一流的大学园区和浓厚创新创业氛围的硅谷,在其狭小的地理面积里集聚了50人以上的诺贝尔奖学金获得者、上千位的美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一百多万科技人员,近三百万的就业人口超过40%拥有本科以上学历,而且超过30%是海外人口。不仅如此,硅谷因为其开放合作的生产组织方式和成熟的创业投资机制,激发了每年超过1万家以上的新企业诞生,其背后则是集聚着美国近一半的风险投资公司和每年近70亿美元(约占全美25%) 规模的风险资本。同时,包括有限合伙制、可转换优先股、员工股票期权、众筹融资以及面向高科技中小企业的场外交易市场(如早期的纳斯达克交易所)等制度更 是保证了科技与资本的良性互动。此外,推崇创业、宽容失败、鼓励冒险的社会文化观念,自由宽松的人才流动机制,也是其“宜居”“宜业”环境不可或缺的因 素。

(四)在地理空间上多体现为一个大区域的概念

  在创新全球化趋势加剧的今天,世界级科技创新中心已突破了某个科技园区或某座城市的地理界限,更多地体现为一个大区域的概念,具有科技先导性、产业带动性 和经济辐射性。目前,尽管国际上尚无统一标准,但已评出的国际创新中心大都不是一个城市,通常表现为以一个或几个中心城市为核,周边环绕一批开放度高、有 产业配套和技术吸纳能力、创新要素和产出密集的城市,并且拥有广泛的经济辐射力。如:硅谷的周边有圣荷西、奥克兰和旧金山等城市群;美国东部的128公路周边有波士顿、纽约和费城等大都市为支撑;东京都周边有琦玉、千叶、神奈川、茨城等多县构成的日本首都经济圈。

(五)国际上科技创新中心发展类型多样化

由于各国的资源禀赋、经济体制、产业基础和发展阶段等不同,从发展定位来看,国际上科技创新中心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类。

  一是“创新集群”类型。其特点是通过营造良好的创业生态,依托大学、研究机构和创新型企业组成的创新集群,并集聚各种创新要素,成长为创新中心。如,美国 硅谷地区、波士顿地区,英国的剑桥郡和以色列的特拉维夫等。这一类发展模式更多地出现在强调自由市场经济的国家或地区,并且在信息技术、生物医药、航空航 天等以科学为基础的产业领域更具竞争优势。

  二是“国际枢纽”类型,大多由综合经济实力较强的国际大都市转型而来。其特点是通过纵向一体化的跨国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整合创新资源,形成以外向型创新活动 为主的国际化都市圈。如,纽约都市圈、大伦敦区及东京都市圈等,都是利用产业转移和面向全球市场,逐步转型为以知识生产、创意设计、科技金融服务等为突出 优势的创新型城市群。

  三是“制造网络”类型。其特点是依托区域制造产业网络,周边的教育和公共研发机构,协同形成了以制造网络为核心的科技创新中心。如:德国的巴伐利亚州、巴 登一符腾堡州及萨克森州等,在德国和北欧国家颇具代表性。形成这类模式的地区往往拥有高度发达的中小企业网络为大企业提供支持,并依靠协作性、网络化、综 合性的生产制造体系,在技术成熟或复杂产品制造领域更具优势。

 

二、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形成机制


(一)科技创新中心的形成与科技革命紧密相关

世界性科技创新中心的形成与转移主要发生在历次重大技术革命的机遇期。近现代以来,一些国家抓住了重大技术革命及产业革命所带来的历史性机遇,先后在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家形成了科技创新中心,占据了世界经济主导地位和科技创新领先地位。17世纪后期,英国伦敦地区在人类进入蒸汽动力时代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并保持至今;18世纪后期,法国巴黎大力推动重工业发展,成长为全球创新中心;19世纪中后期至20世纪前半叶,德国柏林和美国波士顿地区相继抓住第二次技术革命的机遇成为新的科技创新中心;20世纪中后期,美国领衔了第三次技术革命,加州湾区一跃成为首屈一指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二)科技创新中心的形成机制既有市场自发,也有政府规划

一种是以市场机制驱动的“自组织”模式。这以著名的硅谷地区和波士顿128公 路为代表。欧美多数国家在政策设计上都认同创新政策应倾向于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推崇市场演进的模式。政府重点资助基础研究,而让市场去决定创新方向和方 式,鼓励私人企业开展创新。这类科技创新中心的所在国家更多地推行作用于创新外部环境的改善政策。另一种则是以政府主导的“规划建设”模式。这以日本的东 京都地区为代表。日本政府通过五次“首都圈规划”将东京都市圈逐步打造成为以高端制造和现代服务相结合的、在亚洲地区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中心。不过,在实 践中经过政府规划的一些创新区域尽管拥有不少高端创新要素,但如果缺少市场激励机制,往往难以形成全球性创新中心,其成长性和辐射力也非常有限。由此,比 较而言,自组织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优于政府规划模式。

(来源:发展改革信息,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研究”课题组,执笔:熊鸿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