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转型案例:GE断臂金融巨额利润 回归工业本质
发布时间:2015-12-07


 GE的金融业务最早是服务于工业的,但之后却越来越背离了初衷,甚至挤压了工业的发展空间,这显然是本末倒置了。因此,股东希望GE能够以专业化经营获得资本市场的更好估值,也是市值管理的需要。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多元化服务性公司,通用电气公司(以下简称 GE)最近的举动让业界吃惊: 4月10日,GE宣布大规模缩减金融业务; 6月,通用金融CEO凯斯 •谢林表示,金融资产出售年内有望完成 1000亿美元。GE现任董事会主席兼 CEO杰夫•伊梅尔特决定在 2016年把金融业务占公司利润的比例降至25%,而 2018年这一比例还会进一步减少到10%。

  此举对于GE公司内部而言,无异于一场大地震般的战略转型。在断臂金融的同时,GE制定了公司重整计划,随着计划的公布,GE在资本市场上的股价应声而涨,可以看出,外界对于GE此次的战略调整抱有信心,在断臂金融的背后,GE“去多元化”、专注高端制造业的发展思路已经逐渐清晰。

 

  主动熄灭巨额利润引擎


  此前,GE拥有一个规模庞大的金融集团,GE产融结合的商业模式也一贯被奉为典范。数据显示,GE金融总资产高达5000亿美元,2014年,金融业务为GE贡献了高达

42%的利润,这让人很难想象, GE会主动熄灭这一产生巨额利润的引擎。

  金融部门在GE的发展壮大,是由前CEO杰克 •韦尔奇一手缔造的,这位卓越的领导大师在其任内的20年里,将GE公司里一个小小的消费产品贷款部门发展成为可提供贷款、金融咨询、保险等业务的金融部门,并将GE的金融业务拓展到全世界。在韦尔奇的领导下,GE的商业银行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分支机构,《华尔街日报》称,由于其庞大的规模,美国的监管机构已将GE视为有着战略性意义的金融机构。由此可见,金融部门在GE公司拥有极高的战略地位,庞大的金融业务也的确为GE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2001年,伊梅尔特接手GE时,金融部门已成为GE内部利润率最高的部门,在2012∼2014年,金融部门产生的利润一直占GE总利润的40%以上。

  面对外界对GE此次剥离金融业务所流露的疑惑,GE表示,大规模、大批量资金支撑金融业务的商业模式已发生了变化,继续大规模持有金融部门,GE很难在未来持续产生理想的回报。

  在GE的金融资产出售名单中,包括贷款租赁、金融信用卡,以及车队租赁和管理业务资产等,出售总价值约为2000亿美元,而保留的部分有航空金融服务、能源金融服务和医疗设备金融业务等。众所周知,航空、能源和医疗设备等业务是GE重要的工业业务,为这些业务提供的金融服务被GE称为公司“熟悉的业务”,保留的这些金融资产价值约900亿美元,由此可见,未来GE中的金融业务主要是为工业部门提供必要的支持而存在。

 

  断臂以求重拾核心竞争力


  实际上,在金融领域 “瘦身 ”是伊梅尔特酝酿已久的计划。作为韦尔奇的继任者,伊梅尔特长久以来对于GE过于依赖金融业务获得大块利润而感到怀疑和不安。他的担忧也并非全无道理,这家由爱迪生创立、有着悠久的发明创造传统的公司,近年来在外界眼中越来越像是一个金融公司,而在GE内部,科学家和工程师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地位不如资本部门的同事高。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更是结结实实地给了GE当头一棒。金融危机期间,一度占GE盈利半壁江山的金融部门利润下降近三分之一,直接拉低GE当年盈利15个百分点,公司遭遇重创。

  为防范公司出现融资问题, GE付出了巨大代价:2008年 10月,GE向巴菲特发行了 30亿美元的优先股,优先股年股息10%;三年以后,通用电气有权以溢价 10%的价格回购这些优先股。 2009年,标普和穆迪分别下调了GE的信用评级,这是 GE40年来首次丧失穆迪的最高评级,导致评级下调的重要原因便是其金融业务因消费信贷、房产泡沫等风险敞口过大而遭遇市场质疑,股价探底 17年来最低位,2009年3月, GE市值比起金融危机前缩水了80%。谁能想象,这家超级偶像公司在这一时期成了投资人口中的“麻风病人”,让人避之不及。

  经历重创的 GE当时就曾表示要缩减金融业务,仅保留对制造业有利的部分。可以说,近日GE大规模削减金融业务,正是伊梅尔特从金融危机甚至更早时就开始酝酿的计划。

  此外,GE在资本市场上的低迷股价,也是公司管理层必须做出改变的原因。多元化企业在资本市场上难以获得更好的估值,今年一季度,通用电气公布的财报显示,通用电气净亏损136亿美元,金融部门营收下降约4成。投资者的不满让 GE必须变得更“纯粹 ”。伊梅尔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是GE战略的重要步骤,GE将专注于打造自己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从股票的走势上确实反映出了资本市场对于GE剥离金融业务这一举动的认可。 4月 10日当日,通用电气公司的股价拉升超过10个百分点,股价一度创出2008年以后的新高。

 

  回归工业本质


  GE要变得更“纯粹 ”,未来如何发展?伊梅尔特很明确:回归工业。他曾强调,GE首先是一家工业企业,GE金融集团必须能够提升其工业竞争力,而非使之降低。在近几年里, GE一边着手出售金融资产,一边加快回归制造业的布局。

  2013年 10月,GE斥资33.83亿元入股中国西电,持15%的股份。入股西电,被人们认为是GE弥补自身一次设备的短板、为全球输配电市场爆发而做的准备;2014年 6月,GE击败了西门子与三菱重工组成的联营体,成功收购法国阿尔斯通能源部门,这是 GE在其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工业收购。

  另外,GE拾回善于发明创造的传统,对研发部门加大投入。在韦尔奇时代,GE的研发支出一度下滑到总收入的3%。2010年,伊梅尔特将其提升到4%,2011年提升至5%。今年 7月,GE将推出最新款燃气轮机,欲重新夺回该领域过去十年里流失的市场份额。

  同时, GE还尝试构建制造业的新商业模式,即“工业互联网”,这是 GE研发部门在2012年提出的新概念,该模式通过互联网技术来优化现有的工业制造流程,提升工作效率,降低成本,可惠及制造、航空、医疗、能源及交通运输等全球主要行业。GE相信,该模式将是工业的未来。为此,GE还在圣拉蒙市建立了研究中心,上千名员工对“工业互联网”进行研究。

  工业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已在航空领域得到了实践和认可。GE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引擎制造商之一,利用工业互联网技术,GE能够对飞行之中的操作给出有效率且节约成本的建议。亚航就是成功利用工业互联网的案例。GE为亚洲航空部署了飞行效率服务,GE的FES系统通过对飞机飞行数据进行分析,精准地给出更为理想的操控方式,从而削减燃油成本。比如飞机着陆时,通过调整主翼上襟翼的控制方法,可以减少燃油消耗;通过改变下降时的速度,燃效还可以更好。此外,它还可以帮助亚航优化交通流量管理、飞行序列管理以及飞行路径设计,预计到2017年,GE将帮助亚航节省的燃油开支将高达3000万美元。如今,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看到GE 提供的方案所节约的成本,它们接二连三地成为了GE 的客户,包括美国的美国航空、联合航空、达美航空以及中东的阿提哈德航空等。

  2014年10月,GE宣布向外部企业开放Predix 软件,该软件是GE 开发的整合众多工业设备的共通平台,相当于美国微软的作业系统Windows的工业设备版。该软件上可以安装面向不同产业的多种应用软件,开放该软件平台,GE 并不担心竞争对手因此获利,GE 认为开放行为将让企业跨越障碍,推动工业设备网路化发展,同时加快Predix 生态系统进化的速度。伊梅尔特表示,Predix有机会成为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标准。

  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战略上,GE拥有众多盟友,如思科、IBM 和英特尔等,同时,GE还在美国牵头成立了工业互联网协会,该协会意图促进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的深度融合。

  通过回归制造业的布局、工业互联网的开拓,伊梅尔特计划GE在2018 年实现90% 的盈利来自工业业务,届时,GE 将真正成为一个纯粹的工业企业。不过,尽管伊梅尔特怀着巨大的决心,但该目标的实现依然是一个巨大的困难,2014 年,GE 来自工业业务的盈利还仅仅只是58%,或许,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目标,将是GE 前进的更大动力,毕竟,这家公司的口号便是“想到,做到”。

 

  专业求精


  在多元化发展方面,GE绝对是全球范围内的领军企业。多元化战略可谓是GE 的一种“传统”,而杰克•韦尔奇则把这种传统发挥到淋漓尽致—GE有13个业务集团,其中有8个工业产品集团、4个金融产品集团和1个新闻媒体,每个业务集团都是全球市场的佼佼者。但是,当别的企业争先恐后跟着GE迈入多元化大门的时候,GE却开始“退一步”,做起了“去多元化”,寻求回归传统业务的事情。

  对于企业发展来说,究竟应该专业化还是多元化是一个长期存在的争论。

  麦肯锡曾经做过一个有趣的研究:对412家企业样本进行分析,并将其分为专业化经营(67%的营业收入来自于一个业务单位)、适度多元化经营(至少67%的营业收入来自于两个业务单位)、多元化经营(少于67%的营业收入来自于两个业务单位)。结果是:专业化经营方式,股东回报率22%;适度多元化经营方式,股东回报率18%;多元化经营方式,股东回报率16%。

  因此,如果仅仅从回报率的角度来看,专业化经营的方式要优于多元化的经营方式。GE“断臂”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为了提升投资者的信心,提升其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

对于GE的“去多元化”、回归工业本质的发展计划,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了认可。GE的金融业务最早是服务于工业的,但之后却越来越背离了初衷,甚至挤压了工业的发展空间,这显然是本末倒置了。因此,股东希望GE能够以专业化经营获得资本市场的更好估值,也是市值管理的需要。另一方面,美国的金融市场发达,尤其在金融危机之后,GE的一些金融服务在市场上有更低成本的选择。对于以工业起家的GE而言,断臂金融业务,注重工业本质,回归制造业,是呼应全球制造业回暖信号,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之举,亦是GE作为历史悠久的工业企业,精益求精传统的体现。

(来源:国家电网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