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创新2.0时代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新思维
发布时间:2015-12-21




一、借鉴用户至上理念,提好军事能力需求

奇 虎360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在《我的互联网方法论》中写道“用户至上是互联网思维的根基”。互联网时代,传统经济强调的“客户至上”变成了 “用户至上”。客户强调的是买卖二维经济关系,即商家只为付费的人提供服务,交易完成后,关系结束;用户强调的则是体验,它并不一定需要付费,有时可能在 使用的过程中还能挣到商家给的“体验费”,用户关系从体验那一刻起才开始建立,随着“体验”一直持续下去。

军 队作为军民融合的主要用户,其主要职能是提出军事需求,以军事需求牵引军民融合发展。当前,军事需求不明、军地对接渠道不畅已经成为制约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的主要障碍。长期以来,我军军民融合中的需求提报以“自下向上、逐级汇总”方式为主,虚报、盲报、乱报、“狮子大开口”现象严重,而且需求内容多以人力、 物资、财力、技术等资源要素需求为主,难以在能力层面整合军地优质资源。

借 鉴用户至上理念,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一是要建立建全科学规范的军事需求生成提报和需求对接机制,以“军事能力需求”代替“资源要素需求”,用能力需求 牵引和整合军地力量。本世纪初,美国国防部提出了“基于能力”的防务理念,用“能力需求”整合军地要素,建立了基于能力的联合需求分析机制,开发了联合能 力集成与发展系统。二是采用“自顶向下、逐步求精”的需求生成模式,按照“战略-任务-能力-需求”的逻辑链条,采用系统工程结构化方法科学论证提出未来 军事能力需求。三是修改完善保密和准入制度,让有资格、有能力的“商家”尽早知道军方用户的个性化定制需求。美军在军事能力需求论证阶段,成立了若干个能 力需求委员会,军地企人员共同参与论证,这样一来军品承包商就可以尽早了解需求、明确任务。

二、树立动态开放理念,搞好资源共享共用

开 放性是互联网的根本特性。这种开放性不仅体现在分布式体系框架、TCP/IP网络协议、超文本标识语言方面,还体现在它对传统金字塔型经济社会结构和垂直 命令管理体制的消解。互联网的诞生和发展本身就是一部封闭与开放、限制与自由的博弈斗争史。发展到现在,虽然绝对开放的互联网时代还没有来临,但是它已经 促使人们在更大范围思考动态开放、实现互利共赢。

在 这样的时代,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在资源占有上“圈地盘”“搞垄断”,谁就会阻碍竞争、扼杀活力,最终只能是浪费资源、低水平重复建设。改革开放以来, 军队和地方各项建设快速发展,军地两大体系内积累了大量优质资源,但是长期受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机械化战争时代自我建设、自我保障等落后观念限制,有些资 源和项目宁愿“烂在锅里”,也不愿意拿出来共享;共享别人的可以,共享自己的不行;“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十分凸出。笔者有次调研获 知:光是飞机发动机维修保养一项,军地不同部门向国外同一厂家多次购买同一图纸,不光花了冤枉钱,而且还损了形象、丢了国格。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资 源短缺矛盾日益突出,这种不计成本、不讲代价,低水平重复建设的粗放型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互 联网时代,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首先要有“动态开放”发展理念,用信息流引导物质流,提高资源使用效益。当然,这种动态开放并不都是无偿、免费的,单纯 依靠某一方合作精神自发实现资源共享共用是不太现实的,需要尽快建立健全资源共享共用机制,找到国家利益和部门利益、整体利益与局部利益、长远利益与当前 利益的最大均衡点。一是国家尽快研究制定《军民融合法》及相关法规,明确军地企在军民融合发展中的职责、任务和分工。二是建立健全利益补偿机制,按照“谁 投资、谁受益、谁担风险”的原则,解决当前基础设施建设贯彻国防要求遇到的利益困局。三是加快军工科研院所改制,鼓励职务发明人参与职务发明及其知识产权 的运用与实施,不再让科研成果躲在柜子里“睡大觉”。

三、迎合众筹平台理念,用好社会优势力量

美 国企业史学家钱德勒把现代工业资本主义的原动力归结为规模和范围。但在信息时代,原动力并不是规模和范围,而是平台。有人给它下的定义为:快速汇集资源的 生态圈,即用最快的速度把各种资源汇集到一起。互联网时代不像工业时代那样,要想做成一个产品,首先去银行申请贷款,然后再投入研发生产,最后再到市场销 售,这个时代企业关注更多的是创新创意,企业竞争力不再取决于规模、而是整合资源的能力。近年来,淘宝每年交易额都超过上万亿元,这是过去实体店想都不敢 想的数字,靠的就是用平台理念。沃尔玛在众筹的基础上开发了众包模式,即顾客在购物返回的路上,可以顺路给沿线的顾客捎货,沃尔玛给捎货的顾客一定费用。 这种筹集和配置资源的方式,只有在互联网时代才能做到。

改 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民间积累了大量的资本,但是由于军工改革相对滞后、现代企业制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军工股”市场规模不大、证卷化程度不高,在一定 程度上阻碍了国防建设“众筹”社会资本的渠道。民营高科技企业在改革春风的吹拂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发展势头强劲、实力不断壮大,已经成为推动区域经济 发展、创造就业岗位的主力军。截止到2013年,全国高新技术企业已达近5万家,其中民营企业占多数,而且这些企业中多数拥有专利技术。但是,由于受到过 高门槛、过多审批的限制,一些有绝活、想“参军”的企业,被挡在了国防和军队建设大门外,有的企业甚至用“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来形容当前“参军难”。

迎 合互联网时代众筹新理念,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就是要积极鼓励引导和吸收优势民用力量参与国防和军队建设。一是加快推进军工开放,加快军工资产证券化步 伐,目前军工企业证券化率只有30%左右,远低于国外发达国家水平,军工集团下属企业按照民品业务、非核心军品业务、核心军品业务的次序依次上市。二是深 化国防科技工业管理体制改革,加速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推动军工集团的资产重组、收购兼并和产业整合。三是完善武器装备一体化采购平台,增加竞争性采购比 重,2015年1月,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正式上线以来,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需要以此为平台,大力推行竞争性采购、集中采购和一体化采购。

四、强化协同创新理念,建好互动交流平台

互 联网时代创新的含义,不仅仅是某项颠覆性技术的产生,更是创新模式再造、创新方式和创新主体的变革。互联网突破了地域、组织、技术的界限,整合了政府、企 业、协会、院所等优势资源,形成跨领域、网络化的协同创新平台。德国工程院、弗劳恩霍夫协会、西门子公司等都组建了创新网络,用于整合基础研究、应用研究 和技术开发等多种资源,成为德国实施工业4.0的战略中坚力量;美国打算在未来10年内建成45个面向不同领域的扁平化、自治型的联合创新研究城,通过协 同创新网络,确保其世界领先地位。小米公司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组织协同创新,公司总部只有研发设计人员,其生产、物流、销售等业务全部外包给合作企业,并通 过互联网与合作伙伴进行业务联系。互联网时代的创新主体不再是某些天才或科研院所人员,草根大众成为创新主体。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费尔普斯在 《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中认为:英国、美国为代表的现代经济体之所以能够取得“没有止境经济增长”的核心因素是大众创新。李克强总理反复强 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中国经济“新引擎”,并把它写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

目 前,我国军民融合科技协同创新中“碎片化”现象严重,军地分散立项、低水平重复建设,浪费了国家宝贵资源。如“863”项目中,信息技术部分军民重复率达 到70%,一些重大战略产业关键技术,受军民二元体制限制,导致战略规划阶段缺乏军民通用考虑,后期自主开发和推广应用受阻。军工行业相对封闭垄断,搞大 而全、小而全的“小圈子”,用“军品”特殊性说事,设立过高的保密和标准门槛,反而导致军民分割,行业之间、集团之间隔离倾向严重,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跨 部门、跨领域协同创新。

在 “创客”兴起的互联网时代,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需要强化协同创新理念,建好军民互动交流平台。一是建立军地协同创新机制。美国为了促进军民技术双向互 动,在国防部内专门成立了“技术转移办公室”;英国国防部也成立了国防技术转化局,专门负责民用技术向国防部门的转化工作。二是修改完善标准规范。国外研 究认为,国防建设中的技术标准80%与民用标准基本相同,只有20%左右需要专门的军用标准。因此,为了推进军民一体化发展,各国都对军用技术标准体制进 行了改革,严格限制军标的使用范围,在装备研制与采办过程中大力倡导使用民用标准和商业规范。三是鼓励中小企业参与国防预研项目。美国国防部《国防工业转 型路线图》中明确规定,引导和鼓励掌握创新技术的中小企业进入国防领域;法国国防部武器装备总署明确提出,为确保中小企业获得军品科研项目,武器装备总署 专门留出采办计划的10%作为中小企业的竞争项目。

(来源:卫星应用,作者:郭瑞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