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以质取胜,迈向高端,告别“世界初级工厂
发布时间:2016-01-05



亚洲开发银行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出口产品份额居亚洲第一,产品质量迈向高端。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本期观点:以质取胜,迈向高端,告别“世界初级工厂”。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亚洲开发银行近日发布的《2015年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显示,中国在亚洲高端科技产品出口中所占份额从2000年的9.4%上升到2014年的43.7%,位居亚洲第一,以高铁、核电和卫星等为代表的中国高端科技产品深受亚洲各国的欢迎。这标志着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突破正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中国高端科技产品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益增加。

亚行的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成为亚洲高端科技产品出口主导力量,日本所占份额从2000年的25.5%下降到2014年的7.7%,落后于韩国的9.4%。报告指出,2014年低端科技产品出口占中国出口的28%,2000年则占到41%。

为了应对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快推进制造业创新发展、建设世界制造强国,我国在去年5月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瞄准创新驱动、智能转型、强化基础、绿色发展等关键环节,部署发展制造强国的实施战略。《中国制造2025》是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文件明确我国制造业的发展将围绕先进制造和高端装备制造,重点实现包括机器人、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等十大战略领域的突破。

对于制造业,尤其是高端科技产品的生产来说,相关零部件产业的聚集非常重要。中国零部件产业的聚集对高端科技产业具有巨大魅力。这一数据与日本相关机构调研数据相吻合。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1510月到11月针对日本企业实施的问卷调查,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2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在日资企业的零部件本地供应率排行榜上高居榜首,达64.7%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作出了分析评论。

 

经济之声:我们从前面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高端科技产品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益增加,可以说逐步告别“世界初级工厂”的称号,这些成绩基于哪些方面的努力?

 

张建平:这是多方面的努力综合得来的,第一点是中国通过扩大开放,强化产业的市场竞争。这种竞争不光是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国内市场也在进行残酷的竞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华为和中兴,他们在国际国内残酷的市场竞争当中逐步成长壮大,而且形成了自己的规模效应。第二点是中国一直非常重视高科技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国内有几十个、上百个国家级的园区,在税收优惠、研发投入、科技孵化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努力。第三点是中国在外贸方面一直鼓励发展自主品牌、自主知识产权、自主技术的一般贸易,努力降低加工贸易。在金融支持方面,这些年我们鼓励创业资本以及私募股权基金的发展,也推出了创业板、新三板,这些东西都对中国的创新和制造业升级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经济之声:“中国制造”要做到以质取胜,迈向高端,要重点在哪些方面发力?

 

张建平:中国现在的体制机制对促进创新还有很多束缚,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让市场来发挥决定性作用,我们要建立有利于创新的体制机制,特别是要让人才能够有创新的动力,同时也有创新的条件。最终的创新还是要靠人来完成,这些人才可能不光是国内的人才,要从海外吸收大量的人才。

 

经济之声:去年5月份,国务院颁布《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中国制造2025》在具体实施中有哪些难点?

 

 

张建平:难点还是在于中国目前的市场监督机制还不完善,市场诚信体系还没有建起来,现在的市场上鱼龙混杂真假难辨。对于创新企业和高质量、高品质的企业而言,他就面临着很多难题,这也会抑制很多企业的创新动力。下一步我们要想把中国制造迈向高端,一定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建立新的市场监督机制,建立信用评价体系、企业诚信评价体系,同时让人才自由流动。

 

经济之声:《中国制造2025》发布以后,不少省市相继发布了各自的行动纲要,无论是边陲小镇还是特大城市都纷纷上马机器人、大数据等项目,建设类似的产业园区,而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导致新一轮产业重复建设甚至产能过剩等问题。工信部副部长冯飞曾坦言:“中国制造2025”在推进实施的过程中,最担心的就是出现新一轮的重复建设。如何避免新的重复建设?

 

张建平:避免重复建设最好的做法就是让市场说话,在市场竞争性的行业当中,无论是中央资金还是地方政府资金都要少参与或者不参与,应该让市场的资本去决策,让他们参与到这些行业当中去。政府的资金主要是定位在基础性行业以及一些公共服务平台上面。

 

经济之声: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又开始重视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有些国家甚至提出“再工业化”的概念。美国提出“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德国提出了“工业4.0”,英国提出“英国制造2050”,法国发布“新工业法国”计划,韩国提出了“制造业革新3.0”。这些国家得战略有何异同?哪些方面值得我们借鉴?

 

张建平:这些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或者新兴工业化国家,他们共同点是都在迈向高端制造,而且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了创新的机制和创新的市场环境。不同的地方在于,美国现在的GDP当中只有15%来自于制造业,所以美国今后在搞高端制造的过程当中,它面临的问题是很多制造产业不愿意留在美国,因为美国各方面的成本都在上升。而德国现在保持的比较好,英国的很多制造业都卖了,它的研发设计是最有优势的。对中国来讲,最重要的是学习借鉴这些国家的创新机制还有创新的政策,以及鼓励创新人才集聚的方面的做法。这样我们就会加快赶超发达国家。

 

经济之声:在高端领域,中国的竞争优势有哪些?

 

张建平:在高端领域,比如大型成套装备方面,我们的优势是非常突出的,我们有三张亮丽的名片,高铁、核电和特高压输变电。另外我们在电信装备、汽车产业、成套设备方面,优势也很突出。今后围绕着高科技、航空航天以及IT、生物医药这些方面,我们还需要不断提升国际竞争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竞争对手还是很强大的,我们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只有把体制机制搞对路,真正激发人才创业和创新的动力,我们才能逐步赶超。

 

经济之声:如果想要吸纳全球的优质人才,咱们有什么政策或者是有什么好方法?

 

张建平:这就需要形成自己新一轮的开放发展的环境,比如美国有一种吸引全球最优秀人才的机制,就是美国的市场是高度开放透明的,而且是法制化的,你到那里去投资或者是发展自己的产业,很多人都是有这个预期的。对中国来讲,下一步我们也需要通过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措施,让中国的市场环境更加透明,更加公平,人才引进来以后,会有一个综合配套的措施。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