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张瑞敏精讲《海尔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探索》
发布时间:2016-01-08


1月5日下午,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光临大众报业集团做主题报告《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海尔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探索》。以下为演讲全文整理:

我们已经做了多年的转型探索和实践,到现在为止还是在路上。我觉得,全世界的大企业,特别是传统的、几万人的大企业,像我们这么做的,可能还没有第二家。2015年11月上旬,彼得•德鲁克全球论坛在维也纳举办,我是唯一受邀的中国企业家。我讲了海尔的转型之后,在场的所有外国企业家都非常兴奋,都来和我交流,有的希望我到他们企业去讲一讲,因为对他们是一个促进,但更多认为太激进、太超前、很难操作,特别是把中层管理层去掉,那企业还叫企业?怎么管理呢?


张瑞敏,全球享有盛誉的企业家,海尔集团创始人,现任海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

海尔的现状是:我们有两千个小微,层级没有了,目前有200个成为登记的公司。很多员工充分点燃自己的创业激情,可以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就像是康德说的人是目的不是工具,我觉得这就是最高的境界。

大企业这么做很难,海尔做的这一步,必须放弃决策权,用人权,分配权。每一个团队都有决策权,他们自己决定用谁不用谁,决定自己内部薪酬的分配。当然,很多企业的领导可能不舍得放弃这三权。

“第二曲线”思维

“第二曲线”的概念是由被称为“管理哲学大师”的英国人查尔斯·汉迪提出来的。它的意思是,“S型曲线归结了生命自身的故事”,要想获得“固定不变的增长”,秘密就是,在第一条曲线达到顶峰之前就开始第二曲线。如果开始走下坡路了再走“第二曲线”就非常困难。

但为什么很难走到第二曲线呢?在做得很好的时候,为什么要改变自己呢?为什么要颠覆自己?为什么要“瞎折腾”呢?但是,真觉得应该走另一条曲线的时候,其实已经不行了。如果不走“第二曲线”,那就会走进拉里·唐斯等人所说的“鲨鱼鳍”曲线——大爆炸式颠覆。

现在,一些厂商可能只能够在电商平台上面做,因为大爆炸式创新是“赢家通吃”。它有一个“三无”特征:第一,无章可循的战略;第二,无可阻挡的开发;第三,无法控制的增长。但是,如果再走下去,不走到“第二曲线”,就会进到“大挤压”阶段,因为反正方向大家都知道,你做我也做,市场最后就到了“熵”阶段,那就完了。如果到这个阶段再想去自救,就已经没有办法救了。  

海尔的发展,我们内部分为五个阶段,每七年是一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们叫“名牌战略”,别人上产量,我们抓质量;第二个阶段,多元化阶段,我们在抓质量之后,收益非常好,于是发展到其他产业;第三阶段,当多元化收益很好时,我们开始国际化战略,走向国际;第四个阶段就全球化品牌战略‘;

现在是第五个阶段, 网络化战略,是我们今天正在做的。在很多时候,如果战略确定之后,就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黄金圈法则

黄金圈法则”是由美国人西蒙•斯涅克(Simon Sinek)提出来的,不仅对企业转型有启发,对个人的人生规划都非常有帮助。它就是三个同心圆:最中间的圆是“为什么”,中间是“怎么做”,最外圈是“是什么”。

在应用黄金圈法则时,我们自己有三点体会。

首先,要自内而外而非自外向内,先考虑“为什么”。如果这样考虑,其本质就是要挑战自我,要创造一种新的增长,而不是停留在原来的轨道上。人往往会被自己的思维定式束缚,必须要跳出来。

如果从外向内思考:“是什么”,我现在是行业的老大,是增长最快的,是利润最高的,品牌最好的,什么都不需要改变,所以会安于现状。但是,安于现状,结果会非常可怕。比方说,柯达可能就是从“是什么”出发的,“我是胶卷界的老大”,其实柯达是最早发明数码相机的企业之一,而且是最早向世界推出数码相机的企业,只是因为数码相机不赚钱、赔钱,退出了。

其实,从事这个行业的都知道,当时数码相机的像素非常低,但差不多是一年增加一百万像素,今年二百万像素,明年三百万,基本是这样增长。因为一开始的像素太低,照出来的照片太差,消费者不喜欢,柯达结果跟时代擦肩而过,最后结局破产。

第二,三个同心圆的逻辑关系。从内向外思考的话,三个同心圆建立起这样一种逻辑关系:为什么挑战自我?一定要提出一个新的目标;那么,“怎么做”?一定是要实现新目标的路径;最外圈的“是什么”,一定是在新路径下实现的成果。

第三,以“为什么”为主旨的闭环优化。以“为什么”来检验成果,同时,“为什么”是动态的。这一个“为什么”完成了,又挑战新的目标。

员工创客化

现在互联网让信息不对称消失了,这就带来“去两化”:去中心化、去中介化。既然信息没有不对称,为什么你是中心?每个人都是中心。美国《连线》杂志对“新媒体”有一个定义,“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传播”,每个人在网上都是发布者,都是作者,当然也是受众。

中国是制造大国,不能和互联网联系起来,那么制造业就完了。一定要把传统工业改造到互联网上。

过去是产品经济,企业就是做产品的,做出产品之后给大的销售渠道、分销的中渠道,一步步分销出去。所以这个顾客不知道全部市场的信息。但是到体验经济时候,用户参与进来,谁满足我的要求,体验好,我就要谁的,体验不好随时要更换。所以欧洲出来“换商经济”,谁能够更好地满足我的需求,我就可以把之前用的品牌换掉。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时代也一样,昨天用这个办法做非常好,但今天再用就不行了。互联网时代更是这样,你一定要改变,否则时代就会抛弃你。“为什么”的结论就是: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一定要改变,改变一定要靠人。我们提出三化,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用户个性化。

三化对应在“为什么”中的三个颠覆。企业平台化对应商业模式的颠覆,生产要素既然是分布式的,企业就要平台化;员工创客化对应大规模定制;用户个性化对应体验经济。最后要干什么呢,共创共赢。如果做一件事情,不能使得所有各方得到利益,那么事情不会成功。

企业平台化,从科层制颠覆为网络化组织。即企业成为互联网的一个节点,企业从出产品转为出创客。 成为互联网的一个节点之后,海尔的定位要从“出产品”转为“出创客”,或者说,原来是制造产品的,现在是制造创客的;原来就看生产、出售多少产品,比如五百强就是看规模,比谁的产品卖得多,互联网时代要看能出来多少创客,能创造出多少新的东西。要把最低层的员工都“解放”了,让他们可以自己成立企业,可以自主和互联网的资源连接到一起。

海尔没有中层管理了,从上下级体系转为无上下级的三类人,平台主、小微主、创客。平台主不是领导,是看平台上有多少创业公司,创业公司成功、成长与否,能冒出多少新的跨界创业公司。一类人是小微主,也就是小型创业公司,看能不能够自主找寻机会创业;最后就是创客,“所有的员工都应该是创客。

员工创客化,海尔内部有八个字“竞单上岗,按单聚散”。这个“单”不是定单,而是项目的目标。一个项目的目标明确之后,不管是谁,只要有这个能力,都可以竞单上岗,在做的过程当中按单聚散,目标会不断提升,有的人会散掉,有的会再聚进来。

现在的传统组织差不多都是“他组织”,听命于人,自组织是自己创造;最后一个是自驱动,没有领导天天盯着你必须要怎么干。自驱动靠谁?靠市场,靠用户。我们内部的讲法就是“断奶”,企业不再供你工资,而是自己开。开不出来,那就没有办法。颠覆的切入点就是从顾客转为用户,从交易的终点颠覆为交互节点。

比方说,“雷神”游戏笔记本的名是网民给起的。三个85后年轻人在市场上发现,玩家对游戏笔记本的意见特别多,他们看了三万多条抱怨,总结下来十几条(痛点)。这三个最底层的员工决定出来创业。不用自己制造,由台湾的定制厂家、外包厂家制造。他们提出要求,其实也不是他们提要求,而是网民提出要求。2013年开始做的时候是零,到现在做到全国游戏笔记本行业第一名,风投投了A轮了,粉丝几百万,而且上升得非常快。

从产销分离到产消合一

所谓产销分离,就是产品必须要经过一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三级经销商一级级分下去,成本高,销售价格也高。电商解决了这一点,把中间渠道费去掉了。现在我们希望产销分离到产消合一,正推进“互联工厂”。用户有什么需求报到工厂,工厂根据需求进行定制,定制完以后不需要线下店,也不需要电商,直接到用户家里。

像国际上说的,现在的平台只有三种,第一种是聚合平台,即交易平台,最典型的就是电商。第二种是社交平台,大家在上边交往。第三类叫做移动平台,像物流这种。这三类平台都没有用户体验的参与,虽然可以有非常大的选择范围,价格很低,但个性化需求不能很好满足。所以,第四种平台是用户体验真正最优的企业。

德国提出工业4.0,有一些人提出 “机器换人”,但机器换人不等于工业4.0

德国的工业4.0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两维战略。一个维度是企业价值,就是端到端的信息融合,就是传感器,所有信息化的东西和企业的实物部件连接到一起。另外一个维度,因为企业不是孤立的,是全价值链的一环,所以,要面向供应链提供智能服务。

最理想的产消合一就是3D打印,既是制造者,也是消费者。冰箱、洗衣机至少目前还不可能做到3D打印。所以,要让用户参与,让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来满足自己。比如,海尔的一个壁挂式分体空调,完全突破了原来的长方形外观。它是一个用户画的设计图,其灵感来自于“鸟巢”。大家觉得不错,于是很多设计公司又进来,把构思、想法、变成形状;设计资源说不要弄一个风扇,因为声音大,吹出的风很凉,所以变成一个风洞式的,吹出来的凉风和周围空气相混合,可以做到“凉而不冷”,这款产品受到一些孕妇,有小孩、老人家庭的喜欢。这就是用户参与产生的例子。

我这个月到伦敦去开会,期间到伦敦郊区的马克思墓拜祭了一下。墓碑下面有一句话是:“哲学家只是用各种方式解释世界,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变世界。”我个人理解,应该是两层意思:第一,怎么认识世界;第二,怎么样改变世界。“我们现在的探索,应该在改变传统世界的同时,认识互联网这个新世界;在加深对互联网世界认识的同时,加快改变传统世界的步伐。

(来源:互联网,e-made制造业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