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航天云网    注 册登 录    关于航天
宏观形势:中国一带一路上的制造业“朋友圈”
发布时间:2016-03-29


一带一路,横贯欧亚。

有人将一带一路画成两条曲线,有人则将一带一路画成两个同心圆圈,叫做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

“从装备制造业规模看,中国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分为4个等级,分别是土豪、高产、中产和低产;从装备制造产品进口占比看,中国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又可分为3个等级,分别是深交、一般和浅交。”3月23日,国务院国资委所属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发布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称。

“中国应该精准合作,构建网络,开展‘装备外交’。”该院装备制造业参与一带一路战略研究课题组负责人赵奉杰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此前在发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工业化进程报告》时也表示,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之间工业化水平差距较大,涵盖了工业化进程的各个阶段,不同工业化阶段的国家在产能合作进程中可以寻找到不同的角色定位,共同培育以“互补合作”为主导的产能合作“新雁阵”模式。

 

沿线多国处工业化中后期

 

工业化是指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结构,由农业占统治地位向工业占统治地位转变的整个发展过程,也被认为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现代化过程。

工业化水平是一个综合的经济发展阶段,五项指标包括人均GDP、三次产业产值结构、制造业增加值占商品增加值的比重、人口城市化率和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依据这五项指标,划分为前工业化阶段、工业化实现阶段(初期、中期和后期)以及后工业化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发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处于前工业化时期的国家有1个,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的国家有14个,处于工业化中期阶段的国家有16个,处于工业化后期阶段的国家有32个,而处于后工业化时期的国家有2个。

“这说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总体上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且大多数国家处于工业化中后期阶段,大体呈现‘倒梯形’的结构特征。”黄群慧说。

评价结果显示,工业化水平最低的是位于南亚的尼泊尔,工业化综合指数为0,且各项指标评价均为最低。尼泊尔人均GDP为1345美元,仅仅比位于GDP倒数第一的阿富汗多200美元;第一产业占比34.3%,居65个国家的首位;制造业增加值占总商品生产部门增加值比重为12.8%,居倒数第六位;人口城镇化率为18.2%,处于65个国家的末位;第一产业就业占比66.5%,居65个国家的首位。

工业化水平最高的是东南亚的新加坡和中东的以色列,工业化综合指数均为100。新加坡人均GDP为58523美元,居65个国家的第二位,仅次于卡塔尔,以色列人均GDP为27860美元,居第八位;新加坡第一产业占比仅为0.03%,是65个国家中一产占比最小的国家,以色列一产占比1.4%;新加坡制造业增加值占总商品生产部门增加值比重为74.6%,居首位,以色列该比重为63%;

其他国家的工业化水平分布在各个不同的阶段,除了处于后工业化阶段的两个国家之外,工业化综合指数最高的几个国家中有1个位于东南亚,9个位于中东欧,2个位于西亚、中东。

按照指数大小依次为黎巴嫩、斯洛伐克、波兰、马来西亚、土耳其、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白俄罗斯、立陶宛、拉脱维亚、匈牙利及捷克。而除了处于前工业化阶段的尼泊尔之外,工业化水平最低的几个国家分别为位于中亚的塔吉克斯坦,位于东南亚的缅甸、柬埔寨、东帝汶以及位于南亚的阿富汗。

研究发现,与中国处于同一工业化阶段的国家有俄罗斯,中东欧的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及罗马尼亚,西亚、中东的巴林和约旦。有14个国家的工业化水平高于中国,有44个国家的工业化水平低于中国,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工业化水平处于上游的位置。

 

装备业走出去五大优势

 

赵奉杰认为,中国装备制造业参与一带一路有着诸多的条件和机遇。“首先是中国具备了装备制造业走出去的五大优势。”她说。

规模优势。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装备制造业国家,且规模比重不断扩大,稳居世界第一。

出口优势。近年来中国装备制造业出口增长平稳,出口规模占全球比重由1980年的0.16%,攀升到2000年的3.14%,2014年的17.54%。据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中国装备产品将长期保持第一大出口商品类别地位。

中高端产业优势。近年来,高端装备正成为我国对外宣传的“名片”。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2014年中国出口的医疗设备、航空和通信器材等高科技产品占亚洲高科技产品总出口额的比例已经从2000年的9.4%上升至43.7%。系统方案解决优势逐步显现。

工业门类齐全。中国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美国的完整程度为中国的94%左右,日本不足中国的90%。产业链相对完整,为装备走出去提供了系统竞争力。中国有超过14万家机械供应商、7.5万家通信和设备制造商、10.4万家交通运输设备制造商,供应商网络规模超过日本的5倍。

生态系统较为完善,具有成本、市场响应速度、服务等比较优势。如在深圳的两个小时车程范围内,拥有1000多家电气制造商、300多家服装制造商、2000多家电子制造商、1300多家材料制造商,近1000万名劳动力,数量级的优势和完善的生态系统,使得深圳的手机制造商在制造普通的功能手机的原型开发成本降低1/6-1/4,原型开发时间降低1/7-1/5。

“除了庞大的产业规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也为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提供了系统性的竞争力。”赵奉杰说,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有助于对接我国优势产能与相关国家开发需求,消化一批出口产品,转移一批优势产能。一带一路是化解装备制造业结构性产能过剩的重要通路。

该课题组的研究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于装备制造业存在巨大市场需求。未来对铁路、管线、机场、港口、核电、电信等能源装备和基础设施的需求量将持续增长。此外,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设施及装备、相关产业设备和民生设备需求也十分巨大。

 

精准布局装备制造业产能

 

“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将会对全球产业布局产生重大影响,可能打破现有的以发达国家为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布局。通过全产业链输出,紧密对接供需,逐步形成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制造业价值网络。”赵奉杰说。

课题组认为,在一带一路上,中国装备制造业在国际合作应“精准释放产业链优势”“分区域精准布局”“分水平精准对接”“分朋友精准合作”。

在东南亚,重视东南亚地区的产能合作新市场,抓住其产业深化重要机遇,推动装备制造业渗透式输出;在中亚,重视中亚地区基础设施开发,加大金融对装备制造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打造装备制造业产能输出样板工程;在中东及北非,深化与中东及北非地区能源资源勘探开发合作,依托西部工业能力,构建能源勘探、采掘、服务价值链条;在中东欧,注重与优质资源的深度合作,共建研究院和培训机构,推动中欧中高端装备产业合作创新,建设中高端装备进军西欧的桥头堡。

赵奉杰举例说,例如马来西亚的交通运输制造业发展需要进口大量机床,近年来中国所占的比重逐渐增多,并在2013年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因此,中国应继续加强和东南亚地区的产业链合作,注意各个国家产业升级的梯次性,实现装备制造业产品和产能的精准输入。

在“分朋友精准合作”方面,课题组研究显示,从装备制造业规模上看,中国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分为4个等级:进口额大于100亿美元的国家属于中国朋友圈的“土豪”级,包括俄罗斯、印度、新加坡、泰国等10个国家;进口额在1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的国家属于“高产”级,包括波兰、沙特阿拉伯、匈牙利、伊朗等19个国家;进口额在1亿美元至10亿美元的国家属于“中产”级,包括蒙古、爱沙尼亚、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30个国家;进口额小于1亿美元的国家属于“低产”级,包括黑山、东帝汶等5个国家。

赵奉杰说,对于“土豪”和“高产”朋友,找准产业链短板,开展密切合作,提升对中国需求的依存度,可通过共建产业区、打造经济走廊等新型合作模式实现价值链衍生。

课题组研究显示,从装备制造产品进口占比看,中国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又分为3个等级,进口占比大于30%的国家属于中国朋友圈的“深交”级,包括塔吉克斯坦、缅甸、柬埔寨、老挝、越南等9个国家;进口占比在10%至30%的国家属于“一般”级,包括伊朗、印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等38个国家;进口占比小于10%的国家属于“浅交”阶级,包括格鲁吉亚、东帝汶、阿塞拜疆等17个国家。

赵奉杰说,根据进口国家对中国装备制造业需求的依存度,对于“深交”朋友,维护良好合作关系,扩大出口规模,构建“产品+服务+技术”立体化出口模式。对于“浅交”和“低产”朋友,以资金链牵引产业链,以投资带动贸易,以工程带动企业和产品走出去。

黄群慧也认为,“新雁阵”模式的建立需要中国充分挖掘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的互补性,建立双赢、合理的国际分工体系,打造欧亚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格局,而这也正是一带一路战略提出的主旨。

新疆阿拉山口口岸,中国制造的大型机械正在准备通过中欧铁路出境。摄影/章轲

1980-2014年主要国家装备制造业出口规模。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制造业各部门产能利用率和对经济的重要性(横轴是表示各行业占制造业百分比)。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一带一路上的需求与供给。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生态系统优势凸显。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精准合作,构建网络,开展“装备外交”。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从规模看,中国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分为4个等级。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从进口占比看,中国一带一路上的“朋友圈”分为3个等级。资料来源: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中方货车正在从越南老街口岸返回。摄影/章轲

(来源:一财网/章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