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航天云网! 请登录 | 免费注册
首页 >行业动态>前沿动态

George Sowers: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一)

发布时间:2018-01-08
文章关键词 : 商业航天



本文作者:乔治•索尔斯(George Sowers),曾任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发射服务部副总裁,2017年退休后创办了索尔斯航天咨询公司。


本文将会由如下几个部分构成: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观察思考;对商业航天有趣历史的一些分析解读;如何突破引力的束缚并迎来商业航天最终的大发展。



这是几天前完成后的TEL被推入HIF厂房时的照片,照片中清晰可见TEL为重型猎鹰火箭而添加的支撑结构,下一次TEL再推出来的时候很可能就带着火箭了


我是一位和你们一样的航天迷,痴迷于阿波罗登月的壮举,但同时,对商业航天也有着至深的感情。我想,这些应该是来自我内心的信仰,我的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经济哲学和引领着人类探索太空的权力哲学。是的,为了人类探索太空的征程能够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激发出自由市场的力量,这就需要商业航天。


多年来,我参加了大量了商业航天研讨会,在商业航天的定义上,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去喋喋不休,却得不到一个明确的解释。在此,我希望在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上,能尽我一点绵薄的力量。目前,在不同的语境下,商业航天已经有了许多合适的定义。定义问题的关键在于划清政府项目和私营项目的界限,而许多的航天项目则同时包括了这两点。最纯粹的商业航天活动完全在私营公司内部进行,私营公司利用私人资本进行这项伟大的开拓。另一方面,是纯粹的公共项目,政府部门使用纳税人资金进行太空探索项目。而目前大量存在的商业航天项目,则是混合模式,资金同时来自政府和私人资本,执行政府任务和商业探索。


为了说明这些资本构成模式,我来举几个例子。


1. 同步轨道电视直播卫星接近于纯商业项目。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此类项目资金来自私人资本,由商业公司运营,然后由商业客户买单。然而,这类卫星有可能是由政府投资的火箭发射升空的,如宇宙神5号和猎鹰9号。同时,卫星平台的开发资金也大量来自于政府。




靠政府资金开发的猎鹰9号火箭


2. 商业遥感项目属于混合模式。虽然说,商业遥感卫星大多是由商业公司运营,如数字地球公司(DigitalGlobe Inc),但是项目投资和卫星照片的用户往往是政府部分。新兴公司如Planet可能会打破这一传统,这需要时间来证明。



Planet公司的鸽群遥感立方星,地面分辨率3.5米


3. NASA的空间站货运项目更接近于政府公共项目。此类项目大量的投资来自政府,同时政府也是唯一的客户。由于冠以商业之名,承包商又大多是商业公司,同时采用类似商业的合同,故此类项目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是商业项目的假象。



执行空间站补给任务的龙飞船


4. NASA的SLS项目是完全的公共项目。所有的项目投资来自政府,同时NASA管理着这个项目。虽然说SLS是由商业公司承包制造的,比如波音,洛克达因和诺格,但这些合同都没有经过竞争性招投标流程,此外,火箭的设计工作是完全由NASA负责的。说个题外话,我曾经和一些NASA人沟通过,他们认为SLS是完全的商业项目。




在上文或者是以后论述的例子里,我所说的商业航天就是纯粹的商业航天,或者是接近于纯的商业航天。其中,经济性和可持续性是首要的原因。如果人类航天项目无限期的由政府统治,那么将会不断的遭遇到政府预算和换届的影响,还将受到大利益集团的劫持,并被政府的低效所传染。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纯粹的商业企业,在产品性能和价格上不思进取,那么将会被用脚投票的残酷消费者们所抛弃。而他们所面临的商业竞争对象,不仅仅是太空同行们,而是所有的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们。举个例子,卫星通讯产业正面临着地面通讯行业的疯狂竞争。此外,商业公司还要对期望收回资本的投资者们负责。所有的这一切压力,推动着无限的创新和发展。


获取更大的利润,并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生存下来,商业公司必须为其客户提供更多的价值,而不仅仅是生产产品或提供服务的价值。利润是企业价值增加值的直接标准,也是社会增加的财富值。(从政治原理上说,利润并不是一无是处,每一个在企业生产链中的人都得到了好处。消费者期待着更好的产品和更好的服务,否则人们不会去购买它们。人们所创造出来的财富,即利润,要么用于其它商品和服务,要么用于投资创造更多的财富。这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在财富再分配的同时更注重财富的创造。)


总之,航天公司的可持续发展需要一个强大的纯商业部门引领。但是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只有卫星通讯做到了一个近乎纯粹的商业航天市场。这是因为,在目前,除了向政府出售东西以外,在太空中赚取利润是非常困难的。


可以说,回顾历史,商业航天的发展史是十分迷人的,同时伴随着许多的戏剧性。它发展出了许多令人侧目的技术和商业创新,并伴随着大量的失败,在其中,零星闪烁着几点成功之光。我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在这里,借助我的记忆和互联网数据,开始讲述商业航天的血雨腥风。


从古至今,我将把人类商业航天的发展史划分为1.0,2.0,3.0和4.0四个阶段。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想法,这不是我的灵光一现,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在之前,我已经向一些人介绍过这个,并得到了他们的认同。此外,我将会从商业发射服务的角度来区分供给侧和需求侧,这也是我的一个职业病。因为发射服务是太空探索的最大成本之一,也是最高的风险之一。即便现在,进入太空仍然是商业航天的最大障碍之一。


商业航天1.0


1965年,国际通讯卫星公司(Intelsat)发射了他的第一颗商业通讯卫星,这拉开了人类商业航天1.0时代的大幕。这个时代的市场由同步轨道商业通讯卫星引领,并得益于政府卫星部门和私人资本间的亲密合作。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个市场的飞速增长刺激了第一轮商业发射领域的先行者,其中包括如今知名的阿里安,德尔塔,阿特拉斯,质子和大力神。这就是需求侧强劲刺激的经典案例。




宇航员捕捉Intelsat 6卫星


商业航天2.0


这是大规模近地轨道(LEO)星座的时代。没记错的话,时间是充满机遇的黄金90年代中期,几乎和互联网的崛起是同时进行的,一些梦想家们想建立一个天空互联网。像著名的全球星和铱星计划,加上大量的类似野心,同时刺激了投资市场和用户端的供需双方。美国空军著名的一次性火箭项目(EELV)就是在这时诞生的,在当时蓬勃的商业航天刺激下产生的。在当时,大量的新兴发射服务商进入市场,比如海射公司。遗憾的是,商业航天2.0时代的许多商业模式有着致命的缺陷(下期分解),这为后来的泡沫破灭埋下了伏笔。2.0时代的许多遗产存留到了现在,并不断发展,比如ULA的宇宙神5火箭和德尔塔4火箭。



铱星计划算是比较成功的了,但过程相当曲折


商业航天3.0


3.0时代的发展来自于政府项目的刺激,其中最著名的是NASA的空间站货运项目,航天飞机的退役和美国国内新航天公司的发展是重要推手。NASA对空间站货运的需求刺激产生了猎鹰9号和安塔瑞斯火箭,还有天鹅座,龙,追梦者和新航线飞船。虽然目前许多项目尚未完成,但是真真切切的,我们正经历着3.0时代的大发展。但是,3.0时代里真正的商业航天还有不少的路要走,从政府投资的航天运输系统到完全私人开发的系统,从给政府提供服务到完全给商业客户服务。这一切,希望在不久的未来能够实现。 安塔瑞斯火箭也是来自NASA补给合同的开发资金。



商业航天3.0的结晶(除了左下角)

商业航天4.0


这是商业航天最新的发展趋势,包括由亿万富翁们所投资的巨型火箭和近地轨道巨型星座,和人类殖民太空的探索。这是真正的商业航天。



新格伦火箭,真正的完全由民营资本开发的商业航天火箭


和其他的一切体制概念一样,有一些公司并不是完全嵌合在某一个时代中。比如著名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起源于3.0时代,却又回到1.0时代去争夺市场,同时把目光着眼于4.0时代。


在下一部分,我将回顾商业航天1.0的发展史,并对那些成功和失败的案例进行分析,攫取出其中的教训。


(来自微信公众号:航天爱好者;全文由放假的FP翻译)


上一篇:George Sowers:我对商业航天的一些思考(二) 下一篇:开启新时代中国航天事业发展新征程--中国航天科工2018年新年献词

平台客服

客户留言

关于我们

返回顶部